国有企业如何走好数字化转型之路

                                                廖红团队在武夷山、福安、安溪、南靖等地建立的生态茶园示范点,面积累计逾万亩,辐射超过10万亩,组织培训农技人员1000多人次,农民2000多人次。  科技特派员,吸引越来越多返乡农民工、大学生创新创业。

                                              3月5日,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中国作为地球村的一员,将以实际行动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作出应有贡献。

                                              ”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李国平表示。

                                            国有企业如何走好数字化转型之路

                                            课题组前往广汽新能源中心调研探索“用数”: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广州经验”《报告》还发现,虽然在转型认识、企业内协同、资源利用、技术与数据安全等八方面存在一定的问题与挑战,但广州市市属国企正迎难而上,并在过程中总结出了一系列具有参考意义的数字化转型经验。 其中包括:第一,构建自身转型特色,打造数字化生态。

                                            例如,课题组调研发现,广汽集团就结合自身业务特点与需求,提出了全方位的数字化生态构想。 第二,组织重构:善用子公司制度,留住高端人才。

                                            广州无线电、广汽集团等企业采取创新模式,采用子公司制度与市场化运营机制,缓解了数字化人才缺乏的重要问题。 第三,机器换人:提升产业数字化水平,缓解前端人才压力。 例如广州港集团则另辟蹊径,通过提升码头自动化水平,缓解了前端操作人员的技术要求压力。 第四,数据打通:业务反哺数据,扩大数字资产。

                                            部分市属国企计划共同建立公共生活服务平台,通过业务反哺数据以扩大数字资产。

                                            越秀集团则提出了要跳出传统业务模式,实现全产业链追溯的构想。 第五,资源集成:基于业务、场景导向构建多主体协作模式。

                                            《报告》指出,广州地铁、广药集团等企业对于进行业务模式融合、与第三方合作或立足于用户扩大自身数据资产都进行了一定规划与思考,呈现了资源集成的新亮点。

                                            第六,监管升级:“智慧国资”开启智能监管。 广州市国资委牵头建设的“智慧国资”项目加强了国资监管,对企业数字化转型起到了促进引导作用。 在国家与广东省的政策支持和广州市国资委的指导下,广州市市属国企作为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的先行者,正在由“上云”向“用数”进阶探索,力图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创新提供重要的“广州经验”。 如何“赋智”:广州市市属国企数字化转型的思路与对策立足于广州市市属国企数字化转型的现状、经验与问题,《报告》提出了转型的总目标,即围绕“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数字化管理、数据价值化”,以“上云用数赋智”为重点突破口,拓展数字经济与国资国企各领域融合的广度和深度,国资监管数字化、智能化水平持续增强,打造一批数字化示范项目,形成一批有影响力的数字化产业,国有数字经济规模和质量逐年提升。

                                            针对这一总目标,《报告》为广州市市属国企提出“竞争原则”“风控原则”“协同原则”“创新原则”四点发展原则,并在此基础上构想了“六个一”的具体措施。

                                            国有企业如何走好数字化转型之路

                                              高峰介绍,为切实保障春节期间广大人民群众生活必需品的消费需求,商务部已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安排节日期间保供应、促消费、惠民生相关工作。各地方也正在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加强货源组织,畅通保供渠道,推进产销衔接,全力保障节日市场供应。据商务部监测,上周(1月25日至31日)全国36个大中城市食用农产品市场价格比前一周下降%。

                                              这些规定在当前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具有重大意义。  针对网络欺凌,修订后的未保法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通过网络以文字、图片、音视频等形式,对未成年人实施侮辱、诽谤、威胁或者恶意损害形象等网络欺凌行为;遭受网络欺凌的未成年人及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等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应当及时采取必要的措施制止网络欺凌行为,并消除影响。  我国有关部门曾发布《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但在法律制度层面缺乏具体规定。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从8个方面对此作出具体规定,例如,规定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络音视频、网络社交等所有网络服务针对未成年人使用其服务时,要设置相应的时间管理、权限管理、消费管理等功能;明确网络游戏要经过特殊批准的制度;规定国家建立统一的未成年人网络游戏电子身份认证系统。  对于这些规定,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未成年人事务治理与执法研究基地执行副主任苑宁宁表示,目前,虽然我国已具备相应技术水平设置“防沉迷系统”,“但最大的挑战是网络用户的实名认证问题”。

                                            国有企业如何走好数字化转型之路